战疫在家的游戏人

熊哥有话说
·
2020-02-21 09:00     |     279653人浏览

在这条抗击疫情战线上,我记录下了这些游戏人

——题记

壹.

早在1月底,上海某游戏公司的主管玄姐就收到了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受捐286套防护服的感谢信。在那段时间,玄姐和朋友们自发为这家医院捐赠了近1400套防护服,我表示想要采访她时,她笑着说“咋整不会讲故事,就干活执行还行”。但就是这样快速地响应和执行,让这些捐助尽可能早地到达了医院。

1月下旬,个人购买并捐助了一批护目镜的玄姐发了条朋友圈,结果马上得到不少朋友的响应。在她们看来,如果能切实地将物资捐助到医院,事情就值得做。基于朋友之间的信任,以及某游戏公会玩家们的支持,玄姐收到了几百到数万元不等的捐款,全权负责起捐赠事宜。通过微信群的联系确认,她选定了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作为捐助对象。

“他们一开始好惨,文件夹可乐瓶垃圾袋都用了。”湖北地级市的医疗储备,在汹涌的疫情前捉襟见肘,不得不自制防护用品。玄姐说,选择这家医院主要是两个考虑,首先是好朋友的亲属是该医院一线呼吸科医生,信息明确,病情爆发后物资缺乏,急需支持;另外一个考虑是相较大家首要关注的武汉,湖北下设地级市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

但之前没有捐赠经验,个人能力有限,缺乏组织和人手,核实医院信息可能造成的迟滞,这些不确定的因素都让玄姐担心。救人如救火,综合考虑选择捐赠这家医院,准确性和成行可能性都更高。

1月25日正式开始的这次捐助,一周内最终筹款约七万元,全部迅速转化成了防护服物资。

这期间玄姐并没有只做这一件事,她说这个过程里,得到游戏行业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很多的帮助,大家最初都是自发行动,又互相介绍汇聚在一起,不少都是几大游戏公司的老板或员工,甚至从国外调集物资,共享医院的需求信息。

至这次采访时,他们还在继续落实为各地捐助防护服、洗手液等医用物资。

除了祈福和祝愿,游戏圈内充满爱和真实的行动从来都不是孤例。

很快,玄姐收到了反馈,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发车到仙桃市,从厂家取回了这批防护服。医院设备科的医生提供了运送物资,以及自己穿上防护服后拍摄的照片。

“大概就是这样,也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故事。”玄姐说,虽然那几天找物资真的很麻烦,自己加了几十个群去核实真假信息,颇费心神,却不足为外人道也。最后能平安顺利完成这次捐赠,就是最大的成功。

 

前几天,医院正式开具了纸质证明,这次捐赠可谓圆满

我其实想对玄姐说,你们称得上是英雄 。却因颇为羞赧,采访时我没这么说。

贰.

这场“战疫”中默默付出的,更多的是遵守秩序、在家办公的普通人。

春节过后,疫情前景依然不甚明朗。不少企业数周推迟复工时间,从2月10日开工推迟到2月17日,再推迟到24日。可能对很多人来说,尽快适应居家工作、远程办公也成了工作的一部分。

坐标北京的游戏插画师云伯可能度过了近几年来最长的居家假期。说是假期,其实也和平时无异。作为自由职业者,他的时间管理本身就是自由且有效的,依凭于一些给自己定的规矩,比如每天花三四个小时专注作画,其他时间则分配给感兴趣的事情:摄影、手绘、养花、观影……等等。

如今他和爱猫都不能出门,于是给主子拍照也多了些

他一向不接太急的活,有了计划和分寸,沟通和执行一向顺畅——说白了,他本身就像一个对远程办公习以为常的世外高人,如今,看起来是高人入世,实则是大家都各自出世了。

“两天出门一次变成了四、五天出门一次”,这对于云伯的生活来说还不算是太大的节奏变化,疫情对于自由职业者的影响看起来可能是最小的,但依然要看甲方的需求而定。

让我意外的是,单就云伯目前手底下的工作来说,虽然和甲方沟通和以前一样还是通过网络,工作交付的流程依据合同,也没有大的变化,但游戏厂商其实并没有放松对线下宣传物料的生产。

受疫情影响,工厂预计的工期比原先更长了,设计要求得更急,工作变得更紧张一些;线上宣传相比反而没有那么要紧了。云伯说,外出的娱乐活动基本没有了之后,每天除了工作之外,仅剩的时间变成了每天在家做饭和摸鱼画画。让我感觉他颇有一种苦中作乐的感觉。

 

云伯前几天摸的阿米驴

对于他这样的插画师来说,日常是接一些大城市游戏公司的单子,疫情来临,会受到何等波及全无定数,心中不忐忑是不可能的。他表示希望游戏公司能尽快复工,“今年想努努力,多赚点钱”。然而现在一切都不明朗。

和更多游戏行业的普通工作者聊过后,我有一个明显的感受,大家对今年的前景普遍心怀期冀,但乐观之下,是对行业趋势不够明朗的担心。这其中美术设计、动画电影制作等工种又比较特殊。

这些数字艺术领域的工作形式,还是和一般的办公场景存在差异的。一些从业者表示,工作中存在“需要根据可视化的图形进行协作讨论”、“大量文件频繁交互的情况”。

科技互联网行业的响应已然迅速,善事利器,对于更流畅地“云办公”,现在的选择更加多样。比如金山云联合斑驳云,专门针对游戏美术、动漫动画行业免费开放了在线平台的全功能服务,有了在线可视化预览之后,办公效率较传统形式反而还可以提高10%~25%,为远程协作办公提供了更“云”的可能性。

云办公和在线化会不会成为接下来的趋势?腾讯会议面向全国用户免费开放300人不限时会议功能,并联合腾讯问卷上线员工健康跟踪模板;石墨文档将个人版账户免费升级为远程办公版,服务经理直接跟进到用户个体;钉钉因为从远程办公到在线教学的功能覆盖,被众多小学生一星评价而“在线求饶”也成了一种景观……

有些企业甚至选择将计就计,开始试验跨区域远程办公的相关标准,说不好云办公可以更早到来。

疫情当前,游戏行业努力自救不在话下。无论是已经复工,还是在努力适应远程云办公的各位,都是其中的一份子。这亦是对社会平稳、安居乐业的一份期盼和行动。

云伯希望今年更好,不要像去年一样。我也有一样的期盼。

叁.

小提是一名公司职员,在平时是个做游戏视频的UP主。但现在,他的身份越来越多了。

我是因为前几天跟他聊起横发会的一篇文章《宅到今天,你已经买不起健身环》了,于是接上了话题。小提作为UP主,去年主要作品是任天堂Switch平台的游戏视频,NS健身环进一步受关注,在他看来还是颇值得高兴的。

“我女朋友刚还跟我说,要不把家里的健身环便宜点转给那些更需要的人,反正我俩宅到已经健身成功了。”小提嘻嘻哈哈的,感觉新冠疫情并没有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

之后的采访中,我发现实际上影响还是挺大的。

小提近期在自己的视频头尾都加上了各种疫情时期需要注意的科普信息,从基础的洗手、消毒方式,到请观众老爷们减少出门的劝诫等,本身的初衷是尽一份自己的力。但后来觉得,传播起来力度不够。

于是他尝试用更多方式去尽自己的一份力。

在UP主中,小提本来是属于那种精通主机游戏式的技术型。然而农历春节期间大家宅在家里,新游戏的数量却不算多,于是他另辟蹊径,开始尝试制作一些《和平精英》这样有更多受众、玩家群体更普遍的游戏试玩视频,在其中添加一些寓教于乐的小故事,娱乐性不减,观看体验也算不错。

在微博上,他本身是个有几万粉丝的小博主;在豆瓣上,他也有不少友邻。通过结识和筛选,他加入了数个微博话题、圈子和小组,努力将一部分疫情动态、疫区病人求助信息核实、转发,通过自己的组群网络帮助需要的人。但网络上存在的隔阂、猜疑与人为障碍,成为了最令人挠头的限速器。

他也成为了一名公益团体的志愿者,一对一帮助疫区的病人联系医院,寻求救治。小提说,他曾想过当地很困难、疫情很紧急。但是实际触碰到一个真实家庭受难后的疾苦,还是需要一颗大点的心脏。

“我挺幸运的,目前负责的家庭状况算是平稳,方舱医院也是正规的,能有好的治疗,希望他们能够快点好起来。”他停了停,也没有说更多。

我对他说:“你已经做的很棒了,要注意身体。”小提忙说“哎呀没什么,咱们都好好的。”

他不希望我放出他的视频作品或其他信息,觉得自己能力有限,尽力就好。

于是我们保有了心愿,继续做着自己要做的事情。

(文中玄姐、云伯、小提为化名)

后记:

尽管我在文中用了“英雄”和“普通人”这样的字眼,但从心里来说,危机当前,我们之中有很多人真的在努力。我和我采访的人,其实都是凡人,但他们的事值得被记录,他们的能量值得被传播,特别是当他们都和游戏行业相关时,我作为同壕,还是很自豪的。对这场战疫中努力着的人们说一句:谢谢你们!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