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传说》“外域的灰烬”明日上线 你打算用什么职业开局?

其它
·
2020-04-07 19:06     |     336336人浏览

导语:思前想后,到底还是把新扩展包上线前的最后一篇文章写成预构筑的形式。“外域的灰烬”存在着无数的可能性,我们应该给出期望,并持续关注。

之前一段时间确实天天看一遍全卡,看到后来甚至有点怀疑——作为凤凰年的第一个扩展包,“外域的灰烬”新卡对新环境的贡献似乎没有想象中的大?除了恶魔猎手和少数几个特化构筑外,各职业的构筑基础似乎和巨龙年末期是相似的。

这里面其实有一种矛盾的心情,一方面我个人是乐见新卡全面接管新环境的,不希望看到前朝的剑锋利无比;但另一方面,如果新卡的可用程度被约束在一种适当的程度,那么对之前的老玩家和刚上手不久的无氪玩家来说,就是“保值”且友好的,这么做也很不错。

所以这篇文章我更想做这样的建议:预想构筑形式,提出关键单卡,剩下的事情交给大家快乐玩耍——反正明天我也会再出首日标准环境实战观察,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当乐也会持续更新卡组推荐的。

那么我们从形态较少的恶魔猎手开始吧!

恶魔猎手

官网全卡查询

之前的文章中我们已经提到过了,九言不看好DH大恶魔形态的控制卡组,而且在实战试玩和预构筑中,快攻形态更流畅是不争的事实——尽管作为媒体,为大家推荐甚至穷举所有构筑的可能性是专业的体现,但推崇快攻也是一种实用主义的表达。

所以我们还是应该看一看目前恶魔猎手卡池中,“外域的灰烬”中有哪些卡是需要入手的。

感谢免费赠送的巨龙年新兵系列,让我们不用为流放者奥图里斯这样的传说卡入手费神,还有双刃斩击、吞噬魔法、战斗邪犬、棕红之翼等快攻必备的单卡可以填满低费曲线。那么15张“外域的灰烬”恶魔猎手新卡中,必入的当然是手牌发动机“古尔丹之颅”和提供冲锋和全员无视嘲讽的凯恩·日怒

至于恶魔变形要不要入手,我目前还是持应该加入快攻构筑的态度,先不说被古尔丹之颅减费后的强度,单说6费回合直接变技能打一个5,无论对当时可能已经打空手牌的情况,还是对场面控制来说都是可以接受的,下回合1费再打一个5,对于快攻T7实现斩杀来说更是不错的收益。

在对于职业牌的选用上,我个人觉得除了功能性考量,基本牌能不用就不用,理由很简单——欠质量。单看数学模型的话,无疑是凤凰年卡牌的质量更高,那么卡牌上没有宝石镶嵌的基本牌无疑气势上就弱了三分。个人觉得除了武器不够要带奥达奇战刃、需要AOE则跑不了要考虑混乱新星(快攻不用AOE)之外,其他的基本牌基本上是没有必要带的,都会有更好的上位替代。

尽管能观星的盲眼监视者,能召唤2/2的萨特监工看起来都还是可用的牌,然而如果卡位紧张,则它们并非必需。

另一方面,已经有不少玩家在看遍了恶魔猎手现有的浅显牌池后,主张加强对中立随从加入的构筑考量。

比如版本万金油的玛维·影歌,在没有实战之前几乎所有职业都考虑加入这位传说级别的典狱长。所以我们在各种宇宙体系、快攻或控制体系中都有可能用到这张卡,就不多赘述了。

另外还有玩家关注到了新卡433锈誓信徒,认为可以作为恶魔猎手中盘场面补足的要求,但这张卡的启用无疑要配合如怒鳞娜迦、灵魂盛宴等己方随从死亡触发的特效,究竟快攻DH是否允许进行随从交换,还是坚持打脸即可,将是新版本最初大家要实战确认的问题。

而在老牌中立随从的携带上,除了1费2/2灼光战斗法师作为1费补强,433狂暴邪翼蝠展开场面之外, Sirius_Wolf 之前在旅法师营地提出将任务达人作为3费随从核心加入快攻思路,从而契合双刃斩击及其他低费卡牌的构筑,在流放生效的基础上再添一份收益。

此外,还有多个考虑加入凯尔萨斯和高费法术(也就是心中的恶魔)的奇迹体系,甚至是偏向后期的宇宙体系等等,如果能解决对局前期如何不被打崩、后期如何致胜的问题,倒也不失为一种合理思路。实战成绩就有待新扩展包上线后评判了。

战士

外域的灰烬全卡一览

说完版本焦点恶魔猎手,我们将逐一分析传统九大职业,首先是战士。战士在“外域的灰烬”中获得的10张新卡一如既往地没有什么系统性,大家比较关注的比如检索武器的“海盗藏品”,评分满格的终极随从“卡加斯·刃拳”等等,还是非常具有代表性。

我们之前也曾提到过看似其貌不扬的战槌挑战者,在前期站场和受伤属性上其实增色不少,值得大家继续关注。

战士在新版本的预构筑形态大概有祈求战、海盗战、宇宙防战,以及可能存在新构筑的激怒战。除了卡加斯·刃拳作为一张实力卡而加入各种构筑之外,其实祈求和海盗体系都没有明显的变化,这也说明了原先构筑形式的成熟。

值得一提的是在宇宙战和防战的体系内,最初预构筑中不乏考虑到玛瑟里顿对防战有利的一面。什么都能装的宇宙体系单卡的择选也是很有意思的构筑体验。

而激怒战的形式还是老问题,加入不少激怒新卡,却找不到致胜手段,这一点还是要靠实战调整和解决。

总的来说,节奏战体系不会弱于巨龙年,而防战挨打的体验始终如一。随着官方明示泛用卡城镇公告员的退环境,炸弹体系只能作为外挂组件使用的现在,战士想要找到明显不同的天梯路径尚需时日。但无可否认,如果天梯环境最初是快攻主流的话,受益最多的职业当然有战士一份。

萨满祭司

不得不说,尽管淤泥吞噬者身材回调是个好消息,但萨满祭司在新环境中痛失沙德沃克(还有中立吸血蚊),实在有些难以承受。

加上终极随从瓦斯琪女士的属性投入点在了法伤和法术补手上,这让萨满在新版本的构筑倾向和以往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于是大家的构筑思路有了这几个方向的转变。

一、              仍然考虑战吼体系,活用战吼任务腐化水源,利用新卡泥沼巨钳龙虾人沼泽拳刺补强中期场面,将质量随从的站场思路继续下去。

二、              考虑打脸体系,利用足够的直伤(或许要依赖法伤加成)取胜。因为毒蛇神殿传送门的加入,这个体系也有了更多前中期的手段。

三、              将宇宙祈求萨补完,做好控制卡组。

四、              其他构筑形式,比如鱼人萨、凯尔萨斯奇迹萨等等。

个人觉得萨满仍然要度过一个比较艰难的时期,和上个版本开局大杀四方不同,这个版本的节奏明显更快,而萨满本身快攻犀利的两个流派鱼人和过载其实并没有增强,崭新的思路难免需要更多的磨合。

潜行者

在官方举办的“外域的灰烬”最终新卡发布会试玩环节,玛维暴打伊利丹的一幕让玩家印象深刻,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实际上几乎所有玩家都认为新版本给潜行者的两个体系“奥秘”和“潜行”的补强都尤为成功,尽管这种成功某种意义上是用绝对够强的单卡质量支撑起来的。

无论是131潜行的间谍女郎配合232战吼使潜行随从+3攻且免疫的灰舌杀手,还是新橙卡暗影珠宝师汉纳尔,配合钉棍终结者和新奥秘偷天换日邪恶计谋&伏击,都让玩家觉得匪夷所思,潜行者10张新卡之间的关联程度,明显高于其他职业。

这相当于是在以往的基础上,直接给了潜行者两个可用的组件,足以成为优化已有卡组,和构建新卡组的双向自由选择。

潜行者重回那个单解选择多,节奏强,斩杀能力不俗的职业特性,考虑巨龙年末期宇宙贼都可以在天梯中担任统治者的角色,大家不由得会设想这个职业会持续接棒凤凰年的领导地位。

这对于一直喜欢贼的玩家来说倒不失为大好事,毕竟这个职业一向以操作灵活多样,策略和节奏并存的特点受到追捧。

圣骑士

可能确实是因为巨龙年圣骑士的可用形态太少,末期只剩下专门比赛对抗用的元气骑以及昙花一现的机械骑,骑士玩家忍耐了很久了。

于是像阿达尔之手这样看起来就很强的新卡出现时,很多人都觉得圣骑士要翻身了。

这点上九言倒是持观望态度,虽然阿达尔之手、幽光鱼竿这样的新卡是一种超出基础牌强度一个层级的新卡(强吗?强。有决定意义吗?也并没有)。但因为元气骑的退场,圣契机制的加入,让圣骑士的新形态更需考验。

更何况,以往炉石历史六年未扶起的Buff骑士,如果仅靠这几张不痛不痒的Buff用新卡就今朝得雪,那反而在说明现存环境的问题大大的。女伯爵莉亚德琳的加入确实可以让圣骑士瞬间补满手牌,且在圣契体系下获得很大程度的免费资源,但仍不能解决以往圣骑士前期挨打奶血苟活,后期找必杀手段的问题。

如何在新环境中找到光铸圣契骑、宇宙骑(我个人更看好这个,毕竟终极随从莫戈尔强无敌)等流派的崛起之路,还需要环境多给圣骑士一些面子。

猎人

猎人我们之前一篇文章已经说过一些了,这个职业可以说是巨龙年形态最多,胜率最高,整体体验最好的职业,不知道有多少玩家都因为玩不过来的龙猎、宇宙猎、T7猎、中速猎、任务猎而拿到了500胜甚至千胜的头像。而在凤凰年,很难讲这个职业的辉煌不会持续。

“外域的灰烬”中可行的猎人形态已经无法一言以蔽之,无论是之前已经有的上述构筑形态,还是因为强能箭猪顶级捕食者兹克索尔等新卡加入的亡语猎、野兽猎新体系,多张新卡都能成为构筑关键或良好补强。

兽王莱欧洛克斯的加入成为了猎人OTK的希望,纳格兰大冲撞又抬高了三宝之后后猎人后期强度的天花板……

如果硬要说缺点,就是炉石想明白了不要总给猎人一些稀有蓝色品质的橙卡(就是指狮子),所以在新环境中猎人套牌的造价更高了,这也给了不少新人架设了一定门槛。

那么犀牛要不要今年进荣誉室,就看这个版本的了。

德鲁伊

年年唱衰德鲁伊,小德可谓年年不弱。巨龙年最后沾了迦拉克隆的觉醒的光,补完形态的小德顺风顺水结束了这一程。巨化德成了让不少玩家头疼的毒瘤,任务德又在凯尔萨斯逐日者提前加入后焕发了不小的活力。

在抢先试玩中,任务德和跳费德等体系仍然有着不小的发挥空间,但因为考虑到环境初期是快攻主导,任务德很有可能顶不住火力,那么如何稳定到拍大怪的后期就成了德鲁伊延续以往构筑的难点。

之前我们也提到了,因为过度生长的加入,德鲁伊4费节点胡起来看起来是目前所有构筑中最强的形态之一。依靠森然巨化和人多势众对德鲁伊场面的加成,这个职业很有可能在接管后期战局的强度上超过其他所有职业。

但九言这里不得不强调,那些喜欢进攻的玩家,不妨更加关注超生德在新环境中的表现,随着凯尔萨斯和过度生长的双重加持,拥有大量法术的德鲁伊很有可能造出比巨龙年超生体系还解不干净的场面。同样不俗的补手能力将让超生德有稳定的获胜手段,很可能是环境中最毒瘤的那个。

术士

说到术士必须欢呼一下,弃牌术最后一块拼图找到了!铲车人们激动地流下了泪油。


古尔丹之手的加入,让无论什么体系的弃牌术都底气十足,剩下的就是如何能在理想环境中弃掉这张牌了。

已经预构筑出的自残园弃牌体系充满了搏命精神,而偏向传统的祈求术、跟班术形态也有所补强。但整体说来,还是某些职业的老问题,就是新卡的协同性不够强,东一榔头西一棒槌,让术士在新环境的表现扑朔迷离。

但是有一说一,术士新卡的质量都很有看头,比如击碎者克里丹,在对抗快攻时未尝不是一种完美解。被禁锢的拾荒小鬼作为大家普遍不看好的休眠牌,说不定可以和暗影议会配合形成比肩巨化德的终极站场强度。

九言还在VS的预构筑中发现了只带法奥瑞斯国王一张随从牌的国王术,利用黑暗之门4费拉出5费拍上,还可以利用形势反转和暗影议会做补强,不失为反转术之后术士又一种预构筑阶段就开始存在的新颖构筑形式。

法师

聊到法师,不禁扶额。

在预览期,法师是最让人迷茫的职业。尚未从宇宙法太LOW的风评中醒来,玩家们又坠入了法术法更LOW的梦魇。

法师就是这么奇妙的职业,基于巨龙年和凤凰年的双重加持,宇宙法的组件已经足够丰富,更不要说还有了新的传说法术和终极随从,怎么看都值得雀跃。但巨龙年实战环境考验下宇宙法的孱弱,已经让不少玩家不敢相信这个职业的强度。口袋银河的退环境,更让这个体系雪上加霜。

法师如果不涉及冰法的构筑形态,其回复能力始终是各职业中最弱的,还好我们有神奇的雷诺,已经更多神奇的法术生成形式。

在奇迹法、奥秘法、宇宙法、冰法等传统形态轮番上阵后,我们可能才会知道原来凤凰年法师的关键点还未真正到来。

说实话,凤凰这个主题下,法师不出头真没天理。

牧师

最后聊聊牧师——作为巨龙年改动最大的职业,我们已经不能用以往的经验去套用评价现在的牧师了。

如今的牧师同样有着不俗的前期站场能力,虽然过牌和直伤被削减大半,但手牌能力还是存在的,再加上不少牧师才有的黑科技(我不是说脏这回事,仁者医人怎么能说脏呢),牧师的灵活程度也有了不小的提升。

虽然牧师的外域新卡中有一些看起来根本不能用,比如骸骨巨龙、灵魂之匣、神圣化身、心灵分裂什么的。但九言这里必须从实战感官推一下新的传说法术灵魂之镜。

要知道, “外域的灰烬”官方只给了三个职业传说法术——恶魔猎手、法师和牧师,私以为这是对职业特性的强调,也是给这三个职业的优势补强。恶魔猎手快攻打到后期缺什么,缺有效的直伤资源,好给你1费打5够吗;法师实测无论是法术法还是奇迹法,补牌都是短板,好给你张唤醒让你一回合打个够;到了牧师,牧师忌惮什么,忌惮双方僵持站场,无法一锤定音而只能交换的无奈。

灵魂之镜完美解决了这个预设问题,这张牌看起来像是一个7费的圣光炸弹,但绝不一样。它只复制和处理对方的场面,而并不涉及已有的己方场面。我们在场面占优或者僵持的阶段,对方场面被镜子撞掉而我方没事,这是可以大大获得优势的。更不要说是对方有亡语和重生随从的情况下,同样可以复制受益为己用。

这也是一张强调己方站位资源考虑层面的好卡,我是很希望炉石多出一些除了场面博弈,手牌、费用、站位都尽量加入博弈的多维度卡(这么说酒馆战棋赢了),这张牌的设计我觉得是新版本我最推崇的一张。

所以,究竟牧师能否还使用任务复活牧、祈求牧、龙牧(不太行)这样的传统形态,或者是同样加入宇宙流大军一起快乐起来(毕竟DH都有宇宙预构筑了),就交给那些对牧师始终心存希望的玩家们吧!

文章评论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