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ong
熊哥有话说

玩《王者荣耀》的这两年

有人离开,有人回来,这是一种适用于生活方方面面的常态。


22岁的大钊和他虚拟世界的朋友们仍然会约定好时间在“王者峡谷”开黑,他不觉得这是一种信仰或坚持,只是另一种“常态”,“那些离开这款游戏的朋友,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玩王者成为了大钊的一种生活习惯


“原来我竟然这么长情,而且还是对一款游戏!”大钊看到腾讯官方公告《王者荣耀》两周年庆时,他在语音里对着队友自嘲道。


那边传来嘻嘻哈哈的声音,你跟上一任女朋友处了也没这么久吧?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大钊骂骂咧咧,最后以一个”滚“字结束了这段尴尬的对话。


他形容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是一个“三分钟热度的人”,因此连他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要彻底从一款游戏中走出来,不是说退就能退的。”


大钊就这样玩着玩着,一直来到了《王者荣耀》两周年的节点上。


1.


大钊给自己贴了“英雄联盟爱好者”、“从小玩腾讯游戏长大”的标签,他觉得,玩《王者荣耀》大概算是一种注定。


第一次邂逅《王者荣耀》是在2015年底。他依稀记得当时的情景,埋头玩游戏的朋友随口一说在玩《王者荣耀》。他观察了一会儿,心想跟《英雄联盟》差不多。


“手机上玩 MOBA 也能像键盘一样6吗?“他心里不是没有升腾起这种对于新生事物的疑惑,但也仅此而已,他并不打算去深入研究。


实际上,当时整个市场环境相对保守。手游 MOBA 的概念恰逢兴起之时,正处于星星之火,尚未燎原的态势,不仅业内对手游 MOBA 有诸多疑虑,玩家对于 MOBA 品类在触控设备上的体验也是将信将疑。


到了2016年1月底的某天,大钊跟4个朋友在家里聚餐,酒足饭饱之后,一群20来岁的年轻人自然是不安分的,坐着无聊,总得找点事儿干。


“来来来,找点乐子。”有人兴奋地提议道。“我们这里刚好5个人,不如一起‘开黑’!”


“怎么开?”正在厨房洗碗的大钊走到门口朝着客厅里的一帮“懒人”喊话。


“当然是在手机上啊!”


从那天起,大钊便正式开启了他的王者峡谷之旅。他依稀记得选的是“亚瑟”,因为他有丰富的 MOBA 游戏经验,套路、打法心里都有底,第一次开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遭遇,但也不乏印象深刻的体验:手机玩 MOBA 确实很新鲜,操作感不如键鼠的组合,对玩家的意识和走位要求不低。



时至今日,《王者荣耀》已经迸发出了巨大的能量,不仅成为手游 MOBA 领域的“独角兽”,而且其影响力也数度冲出游戏范畴,上升成为全民热议的社会性话题。


按照手游的生命衰减周期来看,即将迈过2周年这个坎《王者荣耀》,依然能在日活跃用户、营收、全球榜单等方面有亮眼的表现,这是每一款游戏都向往的成绩单。


2.


“真正说来的话,我选择玩《王者荣耀》,也有一些小私心。”尽管大钊成为一名“召唤师”,是来自朋友的召唤。


每个人在成长的岁月里,对人对事都会有自己的习惯和原则——玩游戏这件“小事”,同样会受此影响。大钊的“小私心”是指符合他个人的游戏偏好。


大钊是95后,他们这一代打小就跟端游有着天然的亲密关系。从 DNF、CF、《QQ炫舞》、《QQ飞车》、《天涯明月刀》到《英雄联盟》,大钊几乎对腾讯出品的游戏如数家珍,这些游戏都曾在一定的阶段里成为网吧的霸主。


这么多年来,市面上对于腾讯系的游戏有着各种各样的声音。大钊认为,他们家的游戏起码保证了社交,“因为身边很多朋友在玩(他们),无聊的时候就可以拉着朋友一起玩。”


伴随着电脑逐步普及化的这代人,在虚拟的游戏世界维系共同的兴趣点是他们通行的“社交新礼仪”。在一定程度上,《王者荣耀》也受益于新时代对于多元社交方式的追求,并且经由社交需求带动,形成了中后期的繁荣时刻。


在对《王者荣耀》不够全面了解的情况下,MOBA 经验缺失的玩家需要付出学习成本的。大钊第一次的王者开黑还是很顺利的,他飘飘然地炫耀起这背后的“秘密”:


“我好歹也玩了两年的《英雄联盟》,累计打了2000多场,对英雄和技能都相当熟悉……”言下之意,他的经验可以快速地降低学习成本。


“亚瑟”是大钊玩的第一个角色,也是让他印象深刻的一个:“它很像英雄联盟的(德玛西亚)‘盖伦’。比如,‘亚瑟’的二技能‘回旋打击’对应于‘盖伦’的‘大风车’技能(转圈)。”


“亚瑟”是大钊玩的第一个角色


从大钊的角度而言,站在自己已有的高度或说积累来看待此事,无可厚非,但是,经验主义最终都要回归到实用层面——也就是游戏的本身,“我后期还是花了时间去了解王者的英雄和技能。”


与此同时,大钊显然对 MOBA 手游的概念也十分好奇,在手机上完成如此庞杂的操作和走位,这种新鲜感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驱动着他投入时间和精力,


“如果我想坐地铁的时候开一局,《王者荣耀》相较于《英雄联盟》的优越性,一下子就凸显出来了。”


“随时随地都能开黑,就冲这个点很多人就难以抗拒。”大钊说。


3.


起初,“随时随地开黑”并不是一个鲜为人知的概念。


图片来源网络


大钊从来没有预想过有一天能够在手机上 5v5 开黑。这种感觉很奇妙,一如智能手机第一次将打车、团购、支付等新的生活方式摆在我们面前一样。


作为较早接触王者的玩家,他不觉得自己玩得早就意味着“走在了别人的前面”。“玩游戏需要优越感吗?”他反问道。


大钊只是单纯地从普通玩家的视角,一路追随着《王者荣耀》两年的发展历程,看着一条原本相对寂静的马路,逐渐涌入了越来越多的人,最终演变成了“王者现象”。


大概在今年的春节前后,大钊清楚地记得,自己的生活片段里充满了“王者荣耀”的影像和声音。


那一天,大钊要赶着去上夜班。下午4点多出门,远远看到小区楼下的花园旁,几张青春的面庞,探着脑袋,将另一个正在玩手机的年轻面庞团团围住,他们中间迸发出了“姐来展示下高端操作”的话语。


大钊再熟悉不过了,这是他最擅长的“花木兰”的台词,他会心一笑。


时间再往后一点,大钊在轻轨上看到很多人埋头玩王者;跟朋友吃烧烤的时候,也总会听到或看到《王者荣耀》。最让他震惊的是,朋友的亲戚——一个40来岁的包工头,也整日流连于王者峡谷。


当这些片段完整地拼合在一起,他意识到《王者荣耀》已经成为了不折不扣的全民游戏。数字显示,《王者荣耀》今年春节期间的日活跃用户数高达8000万。


大钊说,对于《王者荣耀》会成为爆款,他心里一直有强烈的预期。2016年3月,他的女性好友——一个讲话娃娃音的萌妹子说想做直播,他脱口便说,“直播《王者荣耀》吧!”那时候,大钊才玩《王者荣耀》的时间也才一个多月。好友照着去做了,倒也吸引了不少观众追看。


他回忆说,当时除了身边的一群朋友时不时聊聊游戏技巧、一起开黑,《王者荣耀》远没有像如今这般产生出强烈的社会效应。玩家大概更关注游戏本身在传播层面的影响力。


“当然,也没有那么多的‘坑队友’。”他笑笑说。“有的朋友被坑怕了,后来流失也有这个原因。 ”


4.


“《王者荣耀》目前正处于 MOBA 手游的巅峰状态,玩得人更多了,适应的年龄层更加广泛。”


他偶尔也会怀念那时的《王者荣耀》,尽管它在各方面都远不如当下。大钊说,以前玩的人没那么多,游戏环境更加纯粹,“更能体现玩家之间真正的竞技水平”。


这个技术越来越纯熟的老玩家也承认,如今的《王者荣耀》在打法套路、开黑技巧、英雄重做以及画面优化等方面都处于最好的阶段。


“《王者荣耀》整体玩法没变,后来陆续推出了克隆、迷雾等新模式,游戏对娱乐化内容的追求明显增多了。”不过,大钊说他很少碰这些内容,主要还是玩匹配和排位。这些新模式对他几乎没有特别的吸引力。



他更在意的是那些看起来好看,玩起来又厉害的英雄们。“那会儿角色不够多,技能的安排也显得不够合理。”


大钊以最擅长的“花木兰”举例。该角色于2016年1月1日上线。他形容“它相当于一把剑”,改版前的“花木兰”是刺客,也是极限输出担当,不需要出防御性装备。


“它的技能飘逸,输出可观。我常常用它 carry 全场。”大钊说。“当然,‘花木兰’也不是没有弊端,它一旦受到限制,爆发没打不出来,就很可能导致团灭,变成我方以少打多。”


“花木兰”重做之后,仍是刺客的定位,属性上有改动,变成了“剑与盾的组合”。“这样容错率更高,即使打不掉对方后排(双 c),但是也能很好的限制 双c 输出环境,我方就能以多打少。有段时间,‘花木兰’几乎是非 ban 必选。”


图为“花木兰”


两年来,《王者荣耀》的平衡性在不断改善,一代补丁一代神,有的角色很强大,经过不断削弱之后,变得没有以前那么强大。


“官方只是给出英雄的定义。至于如何为英雄在团队中的定位、打法,更多是依靠玩家自己去开发和研究。平衡性这个问题,真的要看玩家自身的意识、走位和操作。”


“现在的玩家更多了,角色的出装和打法也更多变。”他补充说。


5.


玩家越来越多,这是《王者荣耀》的现状;但是,有玩家离开了,这是它的另一个现状。


“自己不是一个特别容易受到影响的人。”面对陆续有朋友离开《王者荣耀》时,他坦言。


“他们可能喜欢上了其他游戏,或者对 MOBA 手游的新鲜感消退了。当热,最大的原因还是,分段的坑队友太多,常常这个匹配机制搞得哭笑不得。”


而大钊觉得不如“再等等”,“我也玩了快两年了,不能说放下就放下。”与其说他不想人云亦云地退出,倒不如说玩王者成为了他生活习惯的一部分。


大钊的信息


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王者荣耀》里还有一群他不舍的朋友。他们来自江西、湖北等地,大家时常一起开黑。从线上到线下,他们从队友发展成朋友,甚至汇聚到重庆参加王者荣耀的城市赛,最终拿到第四名,与奖金擦肩而过。


“但是,大家为了一个目标而不断冲刺的那种感染力很好,就像一股绳拧到一起。”大钊表示,这是《王者荣耀》带给自己生活最大的影响,在打发时间和寻求游戏快乐的同时,收获了朋友,感受了团队精神。


另外,大钊还说,挺舍不得花了几百块抽的皮肤和英雄。他最喜欢“关羽”的冰封战神皮肤,“帅气有型,手感好”。


同时,他对明年推出的融合了川剧变脸元素的皮肤也甚为期待。大钊自嘲地说,自己读书那会儿没怎么好好学,“《王者荣耀》现在搞得这些历史和传统文化的结合,我是没什么感觉的。”


《王者荣耀》暑期发布的“变脸版角色”


“但是,作为一个四川人,而且《王者荣耀》又源自成都,跟四川有关的元素多少会让我觉得亲近。”


6.


关于《王者荣耀》的未来,他说,这不应该是他一个普通玩家该去考虑的事情。


他倒是希望游戏在不断优化和平衡的同时,能够增加更多相关的赛事。他平时热衷于追看 KPL 赛事,他认为这是游戏之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特色,“玩游戏的朋友会一起关注比赛,作为一种话题延伸,学习最新的打法。”



“在未来,《王者荣耀》的赛事,就像看篮球、足球比赛一样,成为我们生活的日常。”


贾霸

文章评论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