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要玩燃烧的远征?一名魔兽怀旧服会长的独白

网游新闻
·
2021-06-01 12:23     |     308071人浏览

2019年8月,我创建了自己的公会,带着一群现实中的老伙计,回到了最原始的艾泽拉斯。

2021年4月,我带领公会最后一次击败克尔苏加德,正式宣布停止公会活动,我仔细的看了一遍团里的人,我知道,有的人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2年时间,我以一个会长的身份,在朋友们的帮助下,走完了以前未曾敢想的路,试举一下我当年玩魔兽时的感想,我有2个遗憾,第一个很世俗,也很直接,就是做梦都想要一把雷霆之怒,逐风者的祝福之剑,当年公会的MT背着这把剑,对我年幼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冲击,这NM单手武器比我双手武器还大,还冒着电火花,这谁顶得住啊?每次公会活动的时候就仿佛是看见脚踏七彩祥云的大英雄来拯救我们39个人一样,这无疑象征着我对个人能力的崇拜。第二个就是拥有一个自己的公会,这体现了我对社交的渴望,虽然曾经我尝试过好多次,但是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失败了。幸运的是,在这次的怀旧服,虽然一波三折,但是也算善始善终,我拿到了传说中的风剑,也拥有了39个可靠的团员,我和他们一起击败了炎魔拉格纳罗斯,推翻了黑石之王奈法利安,讨伐了上古之神克苏恩,最终征服纳克萨玛斯,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本以为故事就到此为止了,英雄们解甲归田,告老还乡,世界恢复了和平,慢慢变得冷清,最终这段往事再次消失在记忆的长河里。

直到官方正式公布重启燃烧的远征,新的故事便悄然而起。

有一个问题,可能曾经困扰了很多怀旧服的玩家,那就是,我们为什么要玩怀旧服?但是这个问题并没有在过去两年间困扰过我,因为我知道我就是要玩怀旧服,我要完成我未完成的梦想,directly,目标很明确,到了后来,就夹杂了一些会长的责任,比如大家需要我,做事要有始有终等等,即便在整个纳克萨玛斯的开荒中,我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和困难,也没有过迟疑和退缩。

但是当公会里的小伙伴纷纷问起我,TBC有什么打算的时候,我开始困惑了,我开始思考,我为什么,要玩怀旧服?或者换个说法,我为什么要玩燃烧的远征?

魔兽怀旧服无疑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成功到连暴雪自己都没意识到会火爆如此,近些年游戏影视圈更是掀起了一股怀旧的热潮,生化危机,鬼泣,大航海,帝国时代,一些经典游戏纷纷高清重制回到了玩家的视野里,指环王,阿凡达的火爆重映更是让人们感叹难道这是穿越回了2008年?许多网游手游也因此开始纷纷效仿魔兽开始了怀旧服计划,却无一能复制魔兽的成功,这背后缺乏的不只是强大的IP影响力,也不限于多年来海量的用户沉淀,更重要的是所有人都忽略了初代魔兽设计师的匠心,一款酝酿了10年才横空出世的游戏,前无古人,后也难有来者。

对于魔兽世界来说,60,70,80三部曲可谓是奠定魔兽在游戏界历史地位的基石,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而70级燃烧的远征又是魔兽三部曲中承上启下的关键版本,部落加入了血精灵和圣骑,联盟也加入了德莱尼和萨满,PVP也从野外混战转移到了竞技场的对决,可以说从燃烧的远征开始,魔兽逐渐从混沌初开的香草时代慢慢走向成熟,同时丰富的游戏内容也是史无前例,伊利丹,瓦斯琪,凯尔萨斯,阿克蒙德,基尔加丹等人们耳熟能详的英雄悉数登场,以至于后来大家不得不怀疑暴雪是否后悔曾在燃烧的远征版本一口气消耗了太多的英雄人物。

而对国服玩家来说,燃烧的远征更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因为当年卡审批的缘故,国服玩家在这个版本滞留了很久很久,也因此留下了更深的回忆,对于燃烧的远征这几个字,拥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特殊感情。

遇事不决谈情怀,我其实也不是很想提情怀二字,因为这两个字有点被玩坏了,情怀是卡拉赞毕业来打卡拉赞吗?情怀是日复一日的黑庙,太阳井循环往复吗?显然并不是,用官方的说法,这就是我们的青春啊!青春虽然总是有遗憾的,但是青春的一切又都是美好的,对吧?所以我有些悲观的以为,也许很多人和我一样已经被塑造了,对于我们而言,游戏便只有两种,魔兽和其他,已经很难改变这种想法。这也解释了,我为什么放着市面上那么多端游不玩,那么多手游不玩,放着NS吃灰,对国行PS5视若无睹,偏偏去玩这个怀旧服。

而现在,我身后站着一群期待着我继续带领他们续写篇章的人,这里面有的人比我年纪大不谈,而有的只有20岁出头甚至不到20岁,你说我能没有疑惑吗?我说年纪轻轻不去谈恋爱,玩吃鸡,打农药,跑来陪我们玩魔兽世界怀旧服?虽然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十分乐于分享怀旧服的乐趣给他们,毕竟我们也年轻过,我也很希望听听现在的年轻人是如何评价这款老游戏的,两代人在一个世界里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你别说,想想还真的有点意思。

当年玩魔兽,是因为我觉得这个游戏比其他游戏都好玩,是出于玩家的本能和直觉,是出于主观的判断。而现在的我,感觉更像是跳出魔兽本身以一名观察者的心态,去思考魔兽为我留下过什么,带来了什么,改变了什么。以前的我,玩的是一个RPG,不断的挑战变强,以此获得满足感,十六年后,我更侧重这是一款MMO,我在这里回忆,也在这里开启新的新的旅程,在这里缅怀,也在这里认识新的朋友。社交属性在怀旧服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就像许多人通过王者荣耀结识了朋友,甚至是女朋友,而我们一群过年都难凑得一桌吃饭的老同学,却能为了一起打个副本,刷碗遛狗拖地板,为了明天能第一时间练级,请假买包哄老婆,偏偏就应了那句该死的——男人至死是少年。

如果说60级经典旧世因为纳克萨玛斯这个神秘而又特别存在,是给了玩家们一个填补遗憾或是一探传奇的机会,那燃烧的远征,尤其对于国服玩家来说,曾经历时整整三年,则面临的并不是同60级一样的怀旧体验,玩家们也许并不怀念那句刻入DNA的“你们这是自寻死路”,更像是怀念那些一起走过青春的人,怀旧服的魅力也正在于此,也许他未必能把那些回忆里的人拉回到身边,但是他可以给玩家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无论是因为某件装备还是某个人。 

所以呢,我还是会继续留在怀旧服,继续燃烧的远征,因为我想知道,当我再次穿越黑暗之门,还能不能看见我18岁的影子,无论是从我身上,还是从他们身上。我也希望能把魔兽的传奇延续下去,以绵薄之力让更多的年轻人感受这款游戏历久弥新的魅力。

此刻是2021年的6月1日,距离版本上线仅剩十几个小时,我正对着尚未开启的黑暗之门,传送门内深邃的暗影不断扭曲旋转,似是迫不及待的要把我连同思绪一起拖曳到门的另一边,那片赤红的荒原有巡回游荡的魔能机甲,玛瑟里顿的怒吼在那里响彻四方!

本文作者:蜗牛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