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制造机Supercell成功秘诀:冒险与创新齐头并进

媒体访问
·
2019-03-29 07:35     |     275637人浏览

“我们一共开发 10 款游戏,其中 9 款都被砍掉了,因为都是失败的,最后一个才成功。”3 月 24 日,Supercell CEO Ilkka Paananen 在 UP 2019 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的会后采访中,点出了爆款背后鲜为人知的“艰辛”。


成军 9 年,从《卡通农场》到《部落冲突》,从《皇室战争》到《荒野乱斗》,来自芬兰的 Supercell 几乎“出一款,必火一款”,被亲切地称为“爆款制造机”。

那么,制造爆款,是否存在方法论呢?

“创新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要推进创新的话,我们需要去冒险。”Ilkka 毫无保留地说道。为了实现创新,Supercell 倾注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无疑拉长了整个产品的时间线,这与目前大多数手游执行的“以快求存”的法则是相背离的。

去年底全球上架的《荒野乱斗》就是一个绝佳的例子。Supercell 花了 500 多天对游戏进行了测试,甚至不惜推倒重来。它上架后的成绩很突出:90 天内下载量超过 7500 万次,收入超过了 1.5 亿美元。这也证明,Supercell 一直以来的坚持没有错。

在 Ilkka 看来,冒险是促进成功的唯一途径,“对于整个公司来讲,整个行业来讲,我们都需要促进创新,包容失败。”Supercell 的成功,当然是有秘诀,但问题是:又有多少公司愿意效法呢?

以下为 Ilkka Paananen 在 UP 2019 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受访的全文。


Ilkka Paananen: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我几乎每天都会被这样的问题。我个人观点,创新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要推进创新的话,我们需要去冒险。因此,创新是非常至关重要,但是创新的唯一途径就是要去承担风险。因为从定义上来讲,创新意味着创新一个新的事物,这个事物本身是不存在,是人们想像出来,并且把想象进行执行。

Q:都说“Supercell 出品,必属精品”,这么多年打造了很多全球爆款,能不能简单谈一下“爆款方法论”,简单谈一下如何能够做出一款好游戏?第二个问题,未来在中国市场有什么样的规划?

Ilkka Paananen:好的,非常感谢您的提问。

谈到我们成功的秘诀,我用三点总结一下:

第一,非常幸运。我觉得我们开发出了合适类型的游戏,正好又碰上了正确的时间,所以我们是非常幸运的,我也为此非常感激。

第二,开发者团队非常优秀,而且我们的愿景也是聚集最优秀的开发人员,来开发出最优秀的游戏产品出来。在这里我所指的优秀人才、优秀的开发人才,不仅仅局限在芬兰或者欧洲,而是来自全世界,比如说在赫尔辛基,就有来自多个国家的开发人员。在新招聘的开发者当中有一半人员来自于芬兰外部的国家。因此,我对此非常感激,因为我们拥有如此优秀、如此具有创造力的开发人员,他们都愿意来到像芬兰这样一个比较寒冷的小国,对此我感到非常感激。

第三,除了刚才说的优秀人才、优秀团队之外,我还很感激我们的环境、我们的文化,能够让游戏如此良好的运行。我们的文化是非常鼓励冒险、创新的。因为我们在开发的过程当中必然会遇到一些失败的产品,我们会毫不犹豫砍掉它们,每砍掉一个不成功的游戏,我们都会用香槟酒庆祝,这并不是因为砍掉游戏是某种乐趣,而是我们可以从失败的开发过程当中,获得很多的经验教训。因此,冒险不会带来失败,反而是不敢冒险,才会带来失败。因此我们鼓励创新,鼓励冒险。在未来我们也会冒更大的风险,从而开发出更好的产品。

这就是我分享的成功秘诀的三个原因。

我们对于中国市场是非常尊敬的。因为早在10年之前我已经了解到中国有非常良好的手游文化,而电竞几乎已经成为中国国民性的运动。所以我认为中国有非常良好的游戏文化传统。我也非常尊重中国的游戏文化氛围。

另外,我也非常尊重中国的游戏开发者,他们在社交游戏设计上有非常先进的理念。当然,我们自己也有一些开发游戏方面的经验,为此我也感到非常自豪。比如说我们国家开发游戏的时候,经常会有部落的存在,目前我们一共有2500万个部落,最大一个部落可能会高达50个人,这些部落都是非常有序的运转。我们在游戏设计当中可能会涉及到来自全球不同的国家,包括芬兰、中国、摩洛哥、土耳其等等不同的玩家参与进来。我们就是这样通过游戏将全球的人们聚集在一起,而中国的市场也是我们非常看好的,这是我们的优势所在。

但是呢,中国在很多设计理念方面,还是优先于西方国家的,中国有非常好的游戏开发公司,比如腾讯;也有非常好的一些平台,例如微信等等。另外中国游戏开发者们的一个优势,是他们在开发游戏过程中更新非常快,游戏内容可以非常及时的更新,因此总是能够给

用户带来很多的新鲜感。这对于我们也是非常具有鼓励力的。

因此,对于我们来讲,一个是中国游戏市场非常有吸引力,用户人数也会非常庞大。另外,中国拥有非常优秀的游戏开发人才。因此,我们可以在这方面与中国开展未来的合作。现在我们已经在上海成立了一个新的工作室,现在规模可能比较小一点,但是未来我们还会慢慢的成长。那么我们今后还会在北京成立下一个工作室。我们成立的新工作室在未来要与中国的开发者们共同合作,开发一些游戏,那么这些游戏并不仅仅会针对中国的市场,而是我们希望能够开发一些全球性的游戏。

Q:我这边还是希望可以提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因为Supercell有非常丰富的全球化的经验,腾讯在业绩发布会上也提到了要进行“出海”战略。想问一下Supercell对于腾讯“出海”方面有哪些意见或者建议?

Ilkka Paananen:我认为腾讯“出海”计划的战略是非常非常好的。因为能够到海外去,也能够学习到海外市场上的游戏开发的一些经验等等。我们也是有着非常开放的,重视分享与交流的文化,因此我认为腾讯通过这样的战略,可以从海外游戏开发当中学到很多。当然了这种学习也是双向,我们也可以从中国这边学到很多。

Q:《荒野乱斗》这款游戏进入中国市场,有哪些期待,尤其是预期方面,Supercell有哪些想法?

Ilkka Paananen:其实我们对《荒野乱斗》这款游戏的期待,是跟我们之前所有的游戏在中国市场发布的期待是保持一致的。因为我们的愿景或者说梦想,我们开发出来的所有游戏,都可以成为一个非常受欢迎的游戏,可以被尽可能多的人玩的游戏,而且它可以经久不衰,可以持续很长时间,甚至数十年还能够被人们铭记在心,它可以成为一个游戏(手游)历史上的非常经典的游戏。这是我们针对全球市场的梦想或者是愿景。所以,中国也不例外。

Q:Supercell之前推出很多游戏,它都成为开创游戏市场新品类,而且高度都非常高。但是你们做产品的时候节奏非常慢,有时候为了一个产品砍掉很多项目。那这样的节奏放到现在游戏市场上,是相对慢的节奏,现在新品类、新项目,包括新技术都在飞快的迭代。你们在这样的情况下,对创新这件事情会不会感觉到有压力,如果你们去做创新,会往哪些方面考虑,怎么保证它出来时间点,还是一个创新的产品?

Iikka Paananen: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我几乎每天都会被这样的问题。我个人观点,创新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要推进创新的话,我们需要去冒险。因此,创新是非常至关重要,但是创新的唯一途径就是要去承担风险。因为从定义上来讲,创新意味着创新一个新的事物,这个事物本身是不存在,是人们想像出来,并且把想象进行执行。

所以,创新是一个非常艰难的事情,可能我们尝试10次,9次都会失败,最后一次才会成功,因此我们需要包容失败、迎接失败。我如果回顾以往这些年,如果发现我开发所有的游戏都是成功的,那才是非常糟糕的噩梦呢,这意味着我们从来没有进行冒险,从来没有进行创新。比如说《皇室战争》用了两年时间开发出来,但是在两年开发过程当中,我们一共开发10个游戏,其中9个都被砍掉了,因为都是失败的,最后一个才成功。

因此,冒险是促进成功的唯一途径。对于整个公司来讲,整个行业来讲,我们都需要促进创新,包容失败。我们至少可以做到在原有游戏基础上,开发一些引申的游戏,这种创新是循序渐进的创新,我们至少可以做到这一点。

我再进行以下总结:第一,创新是至关重要。但是我们必须要有包容失败、敢于冒险的文化氛围;第二,关于未来创新方向,我作为CEO我是不知道的,因为我们公司的文化并不是什么都是由CEO说了算,这是由我们游戏,还有市场来决定的,可能我们也会随机应变,可能会跟着市场需求,开发人员也会时常有一些非常疯狂的想法,如果他们把这些疯狂的想法、点子付诸实践,有可能我们很幸运的,就能够创造出一个非常爆款的游戏。因此,我们需要为团队赋能。在Supercell,我们有非常独立的小团队,我们称之为Cell,我们需要激发他们的灵感,让他们产生一些非常好的想法。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