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ong
网游新闻

迎接巨龙,盘点那些2019即将退场的炉石卡牌——贼法德篇

书接上回,在聊完《炉石传说》猛犸年即将退环境的战猎萨三个职业卡牌之后,我们今天来聊聊贼法德:

Rogue 潜行者!   一朝弑君天下知!

炉石设计师Iksar曾经在访谈中提到过,因为剑刃乱舞的教训,在未来不会再给潜行者更好的AOE和治疗手段,但是单解和抽牌能力会很好。那么我们来看看潜行者在猛犸年究竟收获了哪些?

 

在气氛比较沉闷的安戈洛版本,潜行者却得到了一张堪称完美的单解“邪脊吞噬者”,俗称“刺杀花”,潜行者的“刺杀”一直以来被视作炉石单解的基础模型,那么同样是五费的刺杀花可以理解为刺杀+0费 连击:召唤一个3/4的随从,其超模程度显而易见,也因此无论快攻还是后期卡组都会把这张卡满编。

众所周知,集解场加返场于一体的卡无一例外都将永载炉石史册,前有青玉闪电,大漩涡传送门,现有侧翼打击,破晓之龙,后有掷弹机器人,祖尔金,其中邪脊吞噬者更是这类卡牌中的佼佼者。试问这样的卡,谁又能拒绝呢?

 

而幻觉,拟态豆荚和浸毒武器因为缺乏核心组件的原因,并未掀起太大风浪,这时候的潜行者依赖邪脊吞噬者中期强大的抢节奏能力和尚存天梯的小海盗帕奇斯,整体偏向中速快攻为主,偶尔也会有一些青玉贼娱乐一下气氛。

在万众期待的冰封王座的骑士版本,潜行者DK牌一经曝光就引发了轰动,暗影映像独特的复制机制成倍的扩大了手牌的收益,并且可以打出许多意想不到的Combo,设计师也直言这张卡的英雄技能很危险,会持续保持关注。与猎人面临同样的问题,虽然得到了核心,却缺乏基础组件的支持,潜行者DK的英雄技能作用被局限于1+1=2的范围,很难形成突破。即便如此,在当时的对局中,依然没人敢小觑一个变身后潜行者的爆发力,连续冷血刺骨的持续爆发伤害令人不得不时刻提防着这个藏在阴影中的瓦莉拉。

这样平静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一把绝世神兵出世...

在猛犸年的最后一个扩展包中,九把橙武登场,而兵器谱上排名第一的,却是一把最不起眼的匕首,它的名字叫“弑君”。

弑君的设计是突破性的,它为潜行者带来了两点改变,第一,武器继承额外效果,第二,无限资源。而且这张牌仅仅只要1费,也就是说他完全不会卡手,配合潜行者DK的英雄技能,越是低费灵活的卡牌,就越能发挥价值。

潜行者从来不缺乏强化武器的手段,但是碍于潜行者的短兵要么过于孱弱,只能偏向于前期解场抢节奏,要么就是高耐久被小软吃掉就血亏,因此江湖上有武器战而鲜有奇袭贼。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这把弑君就像一个阴魂不散的杀手令人如芒在背。无限继承成长的特性配合可持续洗入牌库的亡语,让对手击败弑君的方式变成了唯一,就是跟弑君赛跑。

无论是OTK还是快攻,你都要比弑君更快才行,这句话看似简单,但是在狗头人版本潜行者得到的不仅仅只有一把弑君,更过分的还在后面!

 

因为炉石传说卡组上限只有30张的设定并且倾向于保留随机性,不提倡干扰对手游戏体验(参考老版伊利丹的修改和爆牌鱼的退环境),这些对于combo卡组算是一种保护,也正因为如此,炉石传说对定向检索的态度都是很谨慎的,这类卡对于combo的稳定性可以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在弑君出现的同时,潜行者同时得到了2张定向检索,一张洞穴探宝者稳定找弑君,一张精灵咏唱者快速上手洞穴探宝者,这两张卡毋庸置疑的就被迅速满编塞进了弑君卡组乃至是任何潜行者的卡组里。

同猎人一样,在这个辞旧迎新的时候,潜行者也是正式告别了活跃了一整年的两大热门形态,弑君和奇数体系,留下了苔丝继续奋斗在天梯前线,剽窃/苔丝贼虽然成型颇有战吼萨的感觉,但是不像战吼萨一样整体可控,随机性过大导致更倾向于娱乐卡组,而且遇到对手同是潜行者的时候,双手离开键盘直接投降的也不在少数。整体上来说苔丝经过几个版本的积累已经颇为完善,因此在新版本里,我们有理由看见苔丝贼失去猛犸年组件支持后的一些补强,同时作为可以使用武器的职业之一,我们也很期待失去弑君之后的潜行者在新版本中将入手什么样的新宝贝。

Mage 法师!   冰与火的协奏曲

写到法师这的时候,其实挺难的,如何评价法师这个职业的天梯表现呢?你说她强,却几乎是天梯中现存数量最少的职业之一,你说她弱,法师的每一个形态无论是无限火球法,奥秘法,控制法单拿出来都是可圈可点的卡组,甚至在拉斯塔哈的大乱斗版本,控制龙鹰法一度登顶。

 

法师就是这样一个让人难以琢磨的职业,可以迅速蹿红,又迅速没落,喜欢的人深得其乐,不喜欢的人嗤之以鼻。无论是快攻还是打后期,法师总是不能做到极致,整体上来说就显得比较中庸,中庸并不完全是坏事,因为中庸意味着全面,也意味着更加考验使用者的水平。

 

自安戈洛版本起,法师的生活还是挺滋润的,猛犸年伊始,就获得了秘法学家,远古雕文和陨石术等好卡,而“打开时空之门”的到来也为法师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这一时迅速崛起的奥秘法成了天梯的热门卡组,套牌之间互相联动的犀利攻势不禁让人想起了被机械法支配的恐惧,只不过“喔,着火啦!”变成了“完蛋了,要迟到了!”

随之而来的DK版本,冰霜女巫吉安娜却成了最被高估的DK之一。首先它是所有后期法师卡组的核心,是控制法卡组打后期的最大资本,滚雪球能力极强。但是法师真的需要后期吗?这个问题一直徘徊在众人的心里,无论是迅猛的奥秘法还是无坚不摧的任务法似乎都比缓慢召唤水元素的控制法更为靠谱。控制法此时的出现更像是一种限速器,当天梯被快攻占领的时候,就让他们在烈焰风暴中灰飞烟灭,之后淹没在无尽的水元素大军之中。此时的法师DK依旧缺乏基础组件的支持,导致用起来手感颇为奇怪,因此从一曝光的惊艳,到实战中的归于平庸,可能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也正因法师的持续低迷,在狗头人与地下世界版本中,法师的卡池得到了极大的补充。毫不偏心,奥秘法得到了爆炸符文和橙武“艾露尼斯”,控制法得到了奥术工匠和巨龙之怒,两者就像是锋利的矛和坚实的盾,在时下的天梯环境中奏响了一场冰与火的协奏曲。

 

作为快攻极致的奥秘法完成了自己的终极形态,“爆炸符文”和“艾露尼斯”就像是这块拼图的最后两块图板,将奥秘法怕丢节奏和过牌问题彻底解决,赶在麦迪文男仆,暗金教水晶侍女退环境之前达到了卡生的巅峰。而只要1费的奥术工匠则帮法师解决了变身DK之前的生存问题,让控制法卡成为了攻防一体的优秀卡组,无差别的巨龙之怒让所有铺场型卡组都不得不有所忌惮,在法师手里这张卡对于几乎所有非亡语生物就是突出一个“灰飞烟灭”。

 

在这个版本里法师也得到了许多有趣的新卡,诸如乌鸦魔仆,惊奇套牌,但是总的来说,因为奥秘法和控制法的完善和成熟,这一时间法师卡组的卡位就变得很紧张,筛选条件也变得极其严格,以至于包括巫妖王,辛达苟萨,巨龙召唤者奥兰纳等卡都要酌情考虑,互相竞争。

在即将到来的新版本里,法师要面临的问题还是挺严峻的,无论是快攻还是控制都得到了极大的削弱,失去了无限火球,失去了陨石术和巨龙之怒,也失去了冰霜女巫的法师也不再令人心存忌惮。依照渡鸦年三个版本的法师新卡设计来看,从大法师阿鲁高,到露娜的口袋银河,再到龙鹰之神加亚莱,设计师更倾向于将法师玩家从单纯的法术伤害大师的思路中解放出来,以随从铺场为主,法术解场为辅的打法或许是新的一年法师的主流对战思路。作为“暗影崛起”中达拉然的四位守护者职业之一,我们期待这位未知的守护者能为法师带来改变。

Druid 德鲁伊!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用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来形容德鲁伊近两年的经历一点都不为过,坐拥独特的跳费机制和优秀的过牌法术,德鲁伊从炉石出生之时就是天梯中的热门职业,灵活万用的基础卡,成就了德鲁伊对于任何版本新卡的兼容性都极好的特性。

受“青玉”的影响,猛犸年的三个版本大部分新卡对于德鲁伊在青玉系列退环境之前都是没有什么存在感的,我始终认为猛犸年对于德鲁伊来说就是一次设计师对于青玉机制失衡的矫正和平衡,以至于在第二个扩展包冰封王座的骑士版本中紧急推出了“游荡恶鬼”这张意图极其明显的救火卡。即便如此,这张卡也未必就能将青玉德完全扼杀。

所以我们谈德鲁伊应该从渡鸦年开始,在青玉终于成为陈年旧事之后,新的构筑“恶毒德”“换家德”“墙德”“机克德”才百花齐放涌现出来,无论哪种形态都跟德鲁伊强大的基础卡脱不了关系,另外的重中之重就是在猛犸年中推出的一张备受争议的“终极感染”。

终极感染乍一看作为一张10费法术,理应获得极高的收益,但是仔细一想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这张卡相当于一张战士的盾甲侍女,一张盗贼的疾跑,再加上一张星火术,也就是说10费的卡做了19费的事情,还是集解场返场过牌于一体,这在炉石里是史无前例的,也难怪它被愤怒的其他职业玩家喊做”终极赖皮“。另一方面它是一张德鲁伊的职业卡,因为有独特的跳费机制,德鲁伊的法力水晶成长速度要比其他职业快很多,相应的代价就是手牌的紧缺。那么这个时候打出一张终极感染,让双方的场上局势重新拉到同一水平线上,唯一的区别是德鲁伊坐拥10个水晶,而对面可能只有5个甚至更少。

与法师DK相反的是,德鲁伊的DK可能是最被低估的DK。在所有职业的DK曝光之后,德鲁伊的DK因为不具备卡组核心的实力,被不少人称作鸡肋,但是在使用过程中因为其灵活性高,泛用性强的特点,被各种形态的卡组收编。分岔路口,橡树召唤,DK变身三件套让德鲁伊成为了叠甲最快的职业,动辄三四十的护甲可以让德鲁伊不必担心自己被快攻抢死,安心的过牌完成自己的目标。

 

在聊到德鲁伊橙武的时候,就不得不提起两个好朋友——玛里苟斯和托瓦格尔国王。之前世界之树的嫩枝一般被应用于蓝龙德和搬家德两个卡组中,不过随着梦境花栽种师的出现,橙武也变得不再那么重要,起效慢,怕被拆的不稳定性使其显得相形见绌。随着自然平衡归于荣誉室和托瓦格尔国王的退环境,这两个卡组也将逐渐从大家的视线中消失,德鲁伊的未来显得不那么明朗。

在风光了两年之后,新版本来临之前,德鲁伊遭到连续而致命的削弱,一度跌入天梯胜率的末位。失去了唯一的硬解自然平衡,成长速度被大砍一刀,告别了超模的终极感染和万用的DK,没有了传播瘟疫和哈多诺克斯筑起的高墙,对于渡鸦年新卡利用率极低的德鲁伊几乎失去了一切,在渡鸦年德鲁伊新卡疯狂暗示的树人德或是变脸德,又似乎一直在隔靴搔痒。德鲁伊的还债之旅似乎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在这里只能对他们说一句”愿大地母亲护佑着你。”

本文编辑:蜗牛


宇宙和平

文章评论22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