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16年前的变故,Diablo首款移动游戏将会诞生在任天堂掌机

周边趣闻
·
2019-01-23 16:25     |     270040人浏览

在 2018 年的暴雪嘉年华上,暴雪官宣了 ARPG 手游《暗黑破坏神:不朽》( Diablo Immortal)。著名的暗黑砍杀系列 Diablo 出手游,本来是一件普及大众的好事,但却引发了轩然大波。

实际上,这个时间线往前推 16 年,暴雪就已经在做着类似的计划。只不过,受技术所限,暴雪北方(Blizzard North)团队打算面向任天堂 Gameboy 推出 Diablo 游戏——它被称为“Diablo Junior”,中文媒体习惯叫它“小暗黑破坏神”。

从某种程度上,这可以理解为 Diablo 手游的雏形。如果不是暴雪内部的“变故”,这款受到 Pokemon 灵感启发的“小暗黑破坏神”早就公诸于众了。

刚从《暗黑破坏神 2》的研发中脱身,暴雪北方的程序员 Johnathan Morin 在为新项目寻找灵感。他突然萌生了将《暗黑破坏神 1》移植到掌上电脑(Pocket PCs)的想法,很快,他就将目光锁定在了当时任天堂的 Game Boy 身上。

Morin 回忆说,做一款“小暗黑破坏神”的游戏,难道不是一件很酷的事吗?按照他的想法,这款游戏并不算是 Diablo 的转制。“那个时候,Pokemon 非常流行。我们可以做一款类似的打怪的游戏,与成人向的 Dablo 完全不同。”

暴雪北方的前身,擅长将游戏移植到掌机设备——比如为任天堂 Game Gear 制作的《NFL四分卫俱乐部‘95》 (NFL Quarterback Club '95) ——因此,制作一款 GB 版的 Diablo 游戏,并不是一件难事,反而是在他们的专业领域之内。

《暗黑破坏神 2》制作完成之后,团队开始积极地思考下一个项目。有的成员被 Diablo 耗尽了心力,不愿再参与相关项目。而有的人对这个 IP 依旧充满热爱,John Morin 就是其中之一。

顺理成章地,Morin 组织了一个 3-4 人的小团队开始探索 GB 版 Diablo 的可能性。2002-2003,任天堂的 GBC(Game Boy Color)已经上市几年了。但 Morin 的计划一开始仍然选择了从黑白主机(GB)开始,“我尝试让它在 GBC 上运行,但是限制颇多。”为此,暴雪搭建了搭建了一个 GB 的系统框架,用于游戏的制作。

在最初的 4 到 6 个月,Morin 和团队成员就“小暗黑破坏神”的制作方向产生了多番争论 。比如它应该做成一款回合制的、传统 RPG,还是还原 PC 版的砍杀风格。与此同时,他们也受到了外界的影响,彼时任天堂凭借 Pokemon 游戏大获成功。这款特别的 Diablo 游戏的走向也出现了“分歧”:是按照不同的角色的职业(骑士、法师等)来进行划分,还是以寻找/收集/交易的玩法来设定(角色)类型呢?

“Pokemon 太成功了。我们如何能从中吸取经验呢?那时的 GB 游戏还不够多,我们将 Diablo 宇宙引入到这个生态,我认为会很棒。”Morin 指出。值得注意的是,团队在此期间并没有接洽过任天堂官方。

正当他们要大干一场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发生了。暴雪北方与暴雪南方(Blizzard South)工作室合并的“谣言”四起,最终在 2005 年 8 月,暴雪宣布关闭暴雪北方,将其合并至暴雪总部。而 Morin 的游戏甚至还没来得及分享给大家,因为根本没人注意到这个项目。“暴雪南方的人来了,他们询问大家手头上的项目。我提到了那款 GB 的 Diablo 游戏!他们啥都不知道,最后游戏被无情地取消了。”Morin 说。

取消的理由很粗暴,“GB 无法联网,我们如何让这款游戏赚钱呢?市面上也没有联网的移动游戏。而 Diablo 大受欢迎,是因为 Battle.net(注:Diablo 虽然是单机游戏,但玩家可以通过战网进行联机)。”

对于暴雪过分看中“长远盈利”(hyper-profitability),Morin 说,当时制作一款任天堂游戏,盈利空间不会非常高,因为你必须花钱做游戏卡带(cartridges),还得支付给任天堂。这也直接导致了“小暗黑破坏神”的命运终结。

直到新世纪第一个十年的尾巴上,这款 GB 专供的 Diablo 游戏 DEMO 才在互联网上重见天日。回望这个项目,Morin 坚信,这个项目对公司是有益的,但只是那个时期与公司的目标不一致。“他们主攻 PC,而我只是在他们的舒适区(comfort zone)之外做了一些尝试而已。”

对于《暗黑破坏神:不朽》,Morin 淡淡地说,我认为我(做的)已经很超前了。

内容部分编译自variety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