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ong
熊哥有话说

仗剑江湖为红颜 一梦仙剑二十年

(当乐网原创文章,转载需注明:当乐网)

仗剑江湖为红颜 一梦仙剑二十年

若不是看到《仙剑奇侠传6》的各种宣传猛料,马不停蹄“奔三”的老黄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款国民 RPG 已经诞生有20个年头了。在手机游戏圈做了4年的编辑,每天面对着铺天盖地的手游,圈钱的圈钱,博噱头的博噱头,老黄早就麻木了。


“生活不易,你总得干一行爱一行吧!”将为人父的老黄无奈地摇摇头。


回忆起初识《仙剑一》的过程,熟稔各种游戏的老黄的顽皮本色尽显,“ 当时在黑网吧没有网络,只能玩玩《红警》、《星际》、《大富翁》这样的单机游戏,无意间接触到了《仙剑一》。自此一发不可收拾,一入仙剑,十年不觉醒啊”



“想要找个像赵灵儿一样的灵性女孩儿过一辈子”


台湾大宇资讯制作《仙剑一》于1995年首发,但在那个电脑并不普及的年代,国内只有极少数玩家才能在第一时间接触到这款游戏,因此,《仙剑一》彼时在国内的反响度远不如发源地台湾来得热烈,也是情理之中。98年问世的《仙剑98柔情篇》算是真正的打开了国内玩家的眼界,口口相传,至今依然是整个庞大的仙剑系列中的经典代表作。


《仙剑一》经典桥段:李逍遥偷看灵儿洗澡《仙剑一》经典桥段:李逍遥偷看灵儿洗澡

“还记得一开场,吊儿郎当的李逍遥和严厉的婶婶之间的对话就逗乐了我。越玩到后面,越能感受到大宇在剧情的设置下足了功夫。”老黄对《仙剑一》的剧情赞赏有加,10多年之后依然记忆犹新。


“就拿《仙剑一》的李逍遥偷看赵灵儿洗澡的桥段来说,即便是场景粗陋,但李、赵二人的趣味对话轻松就烘托出了轻快、诙谐的氛围。”


“剧情是一方面,但游戏性也不能差。《仙剑一》在那个年代算是两者兼备,到如今也是业界标杆”,老黄补充道。


《仙剑一》在 RPG 游戏惯用的“剧情、任务、打怪”的套路中融入了情感纠葛,算是此类国产游戏的一次大胆而开创的尝试,随着剧情深入发展,玩家会情不自禁地深陷入情感漩涡。


著名游戏评论家梁怿炜在95年底撰写的《1995年电脑游戏回顾与评述》中指出,《仙剑一》着重感情的起伏和冲突无疑是正确和成功的。无论是李逍遥、赵灵儿、林月如三人的爱恋纠葛,还是赵灵儿最后飞上天际与拜月教主同归于尽的结局,都曾令无数的玩家唏嘘落泪。

结局大战拜月教主玩家自制的终极 BOSS 战图


毕业于四川大学,留川工作的海南小伙小文也酷爱《仙剑一》,曾为悲情结局黯然落泪。“虽然那时候还在念初中,对于情情爱爱的理解没有那么深刻,但是看到可爱的灵儿牺牲了,心里还是舍不得”。


而在现实中,27岁的小文希望也能找到跟赵灵儿一样灵性的女孩过一辈子,“或许是赵灵儿的形象太过经典,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的择偶观。”


“一开始就踩着荷叶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悠,全靠自己摸索”


《仙剑一》令人称道的不仅仅是感人至深的剧情,许多设定在如今看来都回味悠长。


翻箱倒柜的李逍遥翻箱倒柜的李逍遥

“进入一个新场景,第一件事就是翻箱倒柜(指游戏中随便乱翻人家屋子),每次都为倒腾出点宝贝道具而窃喜。”眉飞色舞的小文展露出了标准“仙剑迷”特有的神情。


“翻箱倒柜”的设定起源自于日式 RPG 游戏,典型的如日本国民 RPG 《勇者斗恶龙》系列,在当时而言,出现在《仙剑一》中确实是一件蛮爽的事情,巧妙地抓住了玩家的心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去发掘和探索,大大增强了代入感。


曾参与过两款游戏系统策划的80后女生 Cici 看来,以前的 RPG 游戏比较质朴,没有太多的商业诉求,在设定上远没有现在的游戏这么花哨。“翻箱倒柜”也算是增进游戏乐趣的一个行之有效的手段吧!


Cici 是少有的热爱游戏并如愿进入游戏行业的女生,热衷玩《魔兽争霸》《英雄联盟》等竞技游戏,常常与男友一起开组大杀四方。由于职业关系,她对各类游戏的优缺点如数家珍。当提及“翻箱倒柜”的设定有违道德标准,可能会教坏年轻人时,她倒是觉得这一“指控”言过其实。


“翻箱倒柜不能跟入室行窃划等号吧。虽然表现方式值得商榷,但本质上仅是一种与环境交互的方式而已,大可不必过度解读。”


相比之下,台湾河洛工作室在1996年出品的《金庸群侠传》中设置了“道德系统”,直接给“翻箱倒柜”的设定一个下马威。玩家顺手牵羊,道德值降低,影响游戏走向,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玩家在游戏中的随意探索行为。《辐射》《上古卷轴》等游戏也对这种行为实施了惩罚机制。


现在的 RPG 游戏中已经很少见“翻箱倒柜”的设定了,包括后续的一些仙剑系作品。然而,作为“仙剑系”作品的重头戏迷宫倒是一直在传承。

迷宫堪称仙剑的重头戏迷宫堪称仙剑的重头戏


《仙剑一》的每个迷宫都比较大,看不到多余的建筑结构,几乎都是些小道组成的通道,路线绕弯、折回比较多,所以才让人一时难以摸清头脑。


老黄是在《仙剑一》中的仙灵岛寻药首次见识到后来名满天下的迷宫系统,从新鲜到抓狂,这种转变过程十分微妙,“完全没有任何提示,一开始就踩着荷叶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悠,全靠自己摸索。但老实说,这些迷宫并没有多复杂,多观察,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能走通”。


而在后续仙剑作品中,“迷宫”的效应被制作方加强,《仙剑三》的复杂迷宫竟然成为了宣传的的主打特色之一,后续推出的外传《问情篇》中,烧脑的迷宫直接“撂倒”一大片玩家。


《仙剑三》烧脑的迷宫也曾搞得老黄废寝忘食,“尤其是锁妖塔的设计简直就是变态,为了通关自己还专门在纸上画出地图。现在想想也是蛮拼的”。


“《仙剑五》的销量冲上新高,跟大宇在营销上的努力不无关系”


那年只不过是少年郎,为了阅尽游戏的美好,怎么豁出去也是值得。像老黄这样用心玩游戏的人不在少数。但自从《仙剑三》之后,老黄再也没有特别地去关注过仙剑系列。小文在玩过《仙剑一》之后,就投入了到了其他游戏的怀抱。


《仙剑5》越骂,销量越高《仙剑5》越骂,销量越高

其实,这也一如仙剑系列的高开低走的发展势头。慢慢地,越来越多的老仙剑迷对后来续作、衍生作品不再感兴趣,或许正应验了那句“经典无法超越”。除去《仙剑一》,《仙剑五》之前的作品销量都不尽如人意,基本上都在50万套左右上下浮动。其实,这一数字在免费网游霸占得国内市场上并不算低,《仙剑三》外传更是遭遇历代最惨销量,仅有30多万套。


经过多年的发展,国内游戏市场早已百花齐放。虽然日系游戏、欧美游戏进军中国市场不易,但像“仙剑”系列这样执着于单机模式的作品势必会被新兴的免费网游打乱阵脚。意外的是,2011发行的《仙剑五》在口碑上落了下风,销量却轻松破百万,碾压之前的一系列作品。连《仙剑五》的出品人,被称为“仙剑之父”的姚壮宪都不无感慨,“国产单机游戏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


“这不科学?”虽然,没有再继续玩过后仙剑时代的作品,小文对于这一结果还是倍感惊叹。毕竟,在网络时代,很多消息都不请自来。


《仙剑五》延续了旧瓶新酒的理念,模式上无突破,战斗系统拖沓,创新有限,甚至于连该系列招牌的迷宫都难觅踪影,尤其令人出戏的出现了《仙剑一》的角色,却跟原作没什么关联;上古神器的现身,让人有乱入《轩辕剑》的感觉。除了画面美,音乐赞,本作留给仙剑迷的几乎都是负评。但反而却呈现出了时下流行的“烂片越骂票房越高”的效应。


以 Cici 对游戏行业的理解,《仙剑五》的销量冲上新高,跟大宇在营销上的努力不无关系。不过,老黄却觉得,当时的营销手段跟现在动辄请明星代言、砸钱上电视的手法比起来,简直弱爆了。


如果我们换个角度来看,或许就能说得通。仙剑系列在经历一段时期的低潮之后,大宇借《仙剑五》发出清晰的“ 复苏”信号。不管未来的《仙剑六》的销量如何,都丝毫不会影响到仙剑这一品牌本身的“经典光环”,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便是“强 IP 效应”。


“时移世易,况且初恋只有一个嘛”


手机游戏的繁荣,让自嘲为“勤劳的搬运工”的老黄每天都能接触到5款到10款不等的新游戏,但真正能吸引自己的作品却少之又少。


“尤其是国内的手游圈非常浮躁,为了压缩制作周期,大多数厂商直接买个知名 IP,然后套上一个模式就开始制作,”老黄的话语间充满鄙视,“最后的成品要不是被玩家骂糟蹋经典,要不是就被说成是圈钱”。


而仙剑在这一波 IP 热潮中也难以幸免。从去年到今年,已经有两款打着“大于正版授权”的仙剑手游登陆市场,一款是腾讯研发的卡牌手游《仙剑奇侠传》,一款是中国手游推出的 RPG 《新仙剑奇侠传》。仙剑作为一个时代的游戏符号,获得追捧,并不出奇。换成现在的行业术语,这叫强 IP。


本来就对仙剑系列意兴阑珊,老黄也没指望从这些打着仙剑招牌的手游中找感动,“时移世易,况且初恋只有一个嘛”,对爱情也十分专一的老黄感叹道。

腾讯版仙剑手游以卡牌切入,令不少玩家失望腾讯版仙剑手游以卡牌切入,令不少玩家失望

出于工作的关系和玩家们的期待,老黄还是乖乖地玩了这两款游戏并做好了评测。


“大宇授权给腾讯制作的《仙剑奇侠传》竟然会以卡牌作为切入点?明明本家是 RPG......”这一点不仅老黄很费解,多数玩家都难以接受这样的设定,“《仙剑一》的起点高,而这款游戏又是基于此改编,换成当下流行的快餐式玩法确实难以服众”。


从《我叫MT》到《刀塔传奇》,卡牌游戏在手游市场呼风唤雨,据不完全统计,60%的厂商都热衷于将 IP 改造成卡牌,一来,卡牌手游付费点相对前置,玩家留存率高,具有高 ARPU (每用户平均收入)的特性。二来,手游制作周期本来就短,RPG 在剧情和系统的雕琢上更耗时,不如直接走卡牌的套路来得轻松。


老黄也承认,腾讯版《仙剑奇侠传》完美的驾驭了卡牌玩法精髓,却依然没有跳出卡牌玩法的局限性,虽然制作水准优良,但玩法方面的亮点还是太少。


天雷滚滚的剧情改编天雷滚滚的剧情改编

“对于该作抱有期望的老仙剑玩家而言,闻名遐迩的迷宫被排挤在了主线关卡之外,经典的翻箱倒柜也仅见于‘情缘系统’之中,这样的设计多少会带来落差”。


而号称还原经典的腾讯版《仙剑》在剧情上也曾遭到玩家的吐槽。众所周知,《仙剑一》种李逍遥在仙灵池初识赵灵儿的桥段堪称经典中的经典,但腾讯的《仙剑》手游的“情缘系统”竟然出现了令人大跌眼镜的一幕:我和林月如在仙灵池戏水,渡过了美好的一天。如此改编经典,当真以为雷死人不偿命吗?

大宇曾透露,旗下的软星全程参与该版手游的画面风格、剧情审核,出现这样的纰漏,该打脸的是谁?IP 授权费外加游戏分成的模式固然诱人,一向重视 IP 发展的大宇如若是为了利益而向品质低头,当真枉费了仙剑迷十年如一日的守护。


“没有玩过游戏,还是不由自主被《仙剑》电视剧的剧情吸引”


2013年,大宇也曾自主研发过一款官方手游《仙剑奇侠传五:剑傲丹枫》。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因,该作并未能获得仙剑玩家们的广泛认可。确切地说,这是一款失败的作品。


在对“仙剑”这一经典 IP 进行深度挖掘拓展上,大宇并没少花功夫。除了游戏,仙剑 IP 已经逐步走上了多元化的发展道路。2005年播出的同名电视剧《仙剑奇侠传》就在当时掀起了一波久违的“仙剑热”,受欢迎程度丝毫不输现在的韩剧。


《仙剑奇侠传》是国内第一部根据游戏改编的电视剧,引领了古装游戏改编剧的新潮。对仙剑这一 IP 本身也起到了强势的反哺作用,形成了电视与游戏的双赢局面。许多对这一经典游戏不太了解的路人都纷纷追剧,甚至有不少人看完电视剧之后还专门去体验《仙剑一》。

《仙剑奇侠传》电视剧毁誉参半《仙剑奇侠传》电视剧毁誉参半


90后女孩芳芳便是其中一个,“仙气十足的刘亦菲、潇洒不羁的胡歌、刁蛮骄纵的安以轩,路人感十足的彭于晏,这一大群新人演员,个个都十分养眼”。


“当时没有玩过游戏,还是不由自主地被剧情所吸引。另外,电视剧的几首歌曲都特别好听”,芳芳聊起这部电视剧分外激动。


在老牌仙剑迷看来,电视剧《仙剑奇侠传》仅仅只是徘徊在及格线边缘。大家也很清楚,这类改编剧就是把游戏中的对白所展现的剧情拍成连贯的故事。但问题是,玩家普遍对电视剧的剧情改动的意见较大,相对而言,其中一些选角不合适都不那么重要。毕竟,这个故事早已在玩家心里扎根发芽,一点小小的改动都能被火眼金睛的玩家所察觉。


“但不得不说,刘亦菲演的赵灵儿确实太美,太有仙气了”,不管是对游戏,还是电视剧,小文提起赵灵儿总是略显躁动,这算是他对这部电视剧唯一满意的地方。至于后来的《仙剑三》的电视剧,小文直言,没看过,也不感兴趣。


小文的感受多少反映出了老一批的仙剑迷对《仙剑一》的情怀,他们眼里似乎只能容得下《仙剑一》。


大宇自身在泛娱乐化 IP 的战略上,也一直优先考虑《仙剑一》,接连公布了《仙剑奇侠传》的舞台剧以及音乐会。去年,大宇资讯董事长凃俊光亲自透露,将参与投资拍摄《仙剑奇侠传》的真人大电影。尽管目前《仙剑》电影化的消息时有流出,但始终未见官方的动静。


“如果出电影了,我肯定会第一时间去看”,小文斩钉截铁地说,“《仙剑奇侠传》舞台剧来成都,也可以去凑凑热闹,感受感受”。


目前,仙剑衍生游戏《仙剑客栈》的网剧和手游都在有条不紊地推进之中,《仙剑5》有望年内开拍,《仙剑6》的游戏即将上市......可以预见,大宇在未来对仙剑这一品牌势必将投放更多的资源,不仅仅只是《仙剑一》,会覆盖到整个仙剑生态,形成大一统的品牌战略发展模式。


“10年后如果我有孩子,我会给他讲一个故事,故事的名字叫仙剑”


在“仙剑奇侠传”的贴吧里,一条发布于2005年的,名为《下个10年大家不见不散!永远支持仙剑的在这里留名!!》的帖子,截止5月14日(17:18分)已经有48489条回复,里面晒出了各种对仙剑的美好回忆和祝愿。

该帖子发布于2005年,已有近4.9万回复该帖子发布于2005年,已有近4.9万回复

其中更有网友动情地写道:“10年后如果我有孩子,我会给他讲一个故事,故事的名字叫仙剑。”至少对于国人来说,仙剑的影响力可能是很多游戏难以企及的。仙剑的故事不会就此完结,不仅有10年,20年,还有更多个十年。


让我们下个十年,不见不散!

贾霸

文章评论1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