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两周年了,那些普通人的故事

网游新闻
·
2017-11-10 09:13     |     334人浏览

《王者荣耀》这个游戏上月底刚刚过完了它两周岁的生日,无论你是否喜欢这款游戏,也不可否认它或多或少的影响了我们的生活,像鹿晗和关晓彤也是《王者荣耀》给牵的线。可能对上一辈的人来说,电子游戏就像洪水猛兽,玩游戏就是“丧志”。但对听风君这样的90后来说,游戏已经成了工作和生活中的一部分。今天听风君就给大家讲几个身边普通人的故事。 


我大学室友M哥,现在除了工作,就是上分。

 

M哥是我的大学室友,班上的熟人都叫他M哥,但事实上他是我们班年纪最小的人,大一的时候连网吧都不能进。M哥长得很秀气,阴柔的那种,在大学刚刚报道的时候由于长相的原因被接待新生的学姐分到了女生宿舍,而他竟然毫无阻碍的把行李搬了进去。


你们感受下,其实他的发型还挺娘的

 

M哥不是很富裕,但是从不介意花钱。抽烟要抽好烟,用好的音响和耳机,鼠标和键盘加起来比我的电脑都贵。大学四年中M哥只玩腾讯的游戏,《英雄联盟》和《地下城与勇士》。他打游戏追求高战力,DNF里的角色是什么“主C”,LOL也是不断的排位。他从不玩手游,总说手游都是垃圾游戏。


M哥上学的时候从不在意钱,烟都是抽50一包的软蓝芙蓉王

 

毕业后M哥和我一样跑来了北京当上了北漂。我上一次见到M哥,他和上学的时候相比简直是两个人,拖鞋背心裤衩的他,如今穿着一套纯黑的西装,活脱一个地产销售员似的,带着一个电脑包,里面装着ThinkPad,充电宝和一些杂物。被M哥带着迷迷糊糊的逛了几圈之后,我们就跑到星巴克里面去玩《王者荣耀》。星巴克里面的人大多和我们一样,都在开黑打《王者荣耀》。

M哥和我说“我们这些上班狗也就这点爱好了。”说着拍了拍电脑包,“这是公司配的,什么游戏都玩不了。”说完便和我告别,临走时点了一支红塔山,扫了一辆小黄车。


M哥今年才21,现在保温杯里都放茶叶了

 

M哥再也不提什么垃圾手游的话了,他的电脑早在毕业的时候便宜卖给学弟了。后来我们成了《王者荣耀》的好队友,下班回到家都可以约上几把。可能一起玩游戏是我们90后的社交方式了吧。我玩射手你玩肉,就像我们父辈那,你点几盘菜我买一瓶酒。对于M哥来说,《王者荣耀》可能代表着他告别过去,走向职场的改变。

 

在老家种地的U姐,她说拖拉机上的游戏手感要比地铁上的好多了

 

我和U姐都是新闻学院的,我学网媒,她学新闻。我记得有一次,上新闻写作课的时候,老师布置了一个题目,要我们随便写个校园新闻,到时候都要作成PPT去演示。我们做的大多都是些中规中矩新闻,比如《大学生生活与情感现状》、《校园消费水平与消费观念报告》之类的东西。独有U姐,图文并茂的向我们展示了她写的短篇校园言情耽美小说。

她在我的心目中是个特立独行的人,很吸引我。U姐曾经不爱玩游戏,她喜欢的是刷微博逛论坛。那时候最火的游戏是《英雄联盟》,我想和她一起玩,但是一来她是个手残,二来电脑游戏不方便我们相互勾搭,为了创造更多的见面机会,我给她推荐了《王者荣耀》。我们也经常一起玩王者荣耀,她有时候超鬼有时候超神,发挥很飘忽,跟她打游戏要么有好心态,要么要有好技术。 

如果超神了U姐就会很开心,还会发个朋友圈

 

U姐她特别喜欢躺在我们学校的一片草地上玩手机,刷微博,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能就是喜欢那片草地吧。我倒是很不喜欢那片草地,那里到处都是恩爱狗,既没有电源也没有WiFi。

但当时毕竟对她有些“歪心思”,就总是陪她在草地上打游戏。每次我坑了,都会去小超市买两杯酸奶,如果她坑了,我就找些别的理由买酸奶。我不喜欢那片草地,她不喜欢打游戏,但我们还是经常在那片草地上开黑。


这片草坪据说是学校里的虐狗圣地

 

后来毕业了,我和U姐虽然没有进一步的发展,但还是经常在一起打游戏。我来到了北京当了个北漂,而她回到了老家种地。现在每天她都是上午玩《王者荣耀》,下午去镇子上打零工,一般是辅导小学生写作业,或者帮村里的合作社的公众号发微信这样的杂活。


冬天农闲了,她计划去镇子里打零工

 

上大学的时候不少人都说要回老家种地,回老家放羊,真正做到的就她一个。别人都说工作忙工作忙,只有她,闲的每天被系统踢下线。她本不爱玩游戏,可是现在段位比我都高。每天她都计算着时间退出游戏,好带下班后的我打几把排位。可能对我们两个来说,《王者荣耀》是一种淡淡的情愫吧。

 

做了两年寝室长,半路跑去参军的K哥

 

K哥和M哥一样都是我的大学室友,但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K哥人很好,人长得高而且很有男子气概,认识他的人没有不喜欢他的,其人豪爽、热心、随和,富有正义感。K哥有两个爱好,K歌和打游戏。然而他普通话不好,至今还没能达到大学生的毕业要求,但他的粤语说的不错,唱张学友的粤语歌是张口就来,在我们新闻学院里有着“永州张学友”的诨名。


除了打游戏和唱歌,k哥(穿格子衬衫)还喜欢喝酒

 

K哥爱玩两款游戏:《英雄联盟》和《钢铁雄心》,尤其喜欢《钢铁雄心》,他不仅玩的好,还能自己制作mod。他喜欢这款游戏,或者说他喜欢打仗,一般都是选择中国,然后吊打全世界。大三那年K哥没有上完大学,就跑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去了——他去了学校的武装部报名参军,当一名军人。他的梦想应该就是要吊打全世界吧。


《钢铁雄心3》,《英雄联盟》我只见过K哥玩这两个游戏

 

现在K哥还在东北服兵役,他打算把他的余生都奉献给祖国人民。部队的生活和大家想的都不太一样,也是可以玩手机的。K哥是我认识的人中第一个玩上《王者荣耀》的,那个时候游戏还没有现在这么火,人都说《王者荣耀》是“手机版LOL”。K哥在大学的时候喜欢《英雄联盟》,去了部队之后玩不到了,就改玩《王者荣耀》。

K哥(中)被部队接走的前一个晚上,试穿了部队发的衣服

 

有几次K哥给我打电话过来闲聊时说到,部队上都是集体活动的,几乎所有的事都有严格的时间限制,玩手机也是。手机是指导员统一保管的,玩手机的时间到了,指导员就发给他们,到了时间就收回来,他到了睡觉的点,我还没吃晚饭呢,所以至今我还没和K哥一起玩过《王者荣耀》。他应该都是和他的战友们一起玩——在现实生活中是战友,在王者峡谷也是战友。


看来现在部队里也能打《王者荣耀》了,还能经常看到他

 

当时K哥去参军了之后,K哥的父亲就检查出了骨髓癌,前几个月去世了。K哥请了假回家奔丧。那几天,我和K哥视频了一次,他头发剪得很短,皮肤也晒得很黑,一看就是个当兵的。他看上去不是很伤心,他说,父亲去世了也是一种解脱。

我问他后悔去当兵吗?他说,不后悔。后来他回了部队,我离开了大学,每天晚上九点的时候,都能看到他在玩《王者荣耀》,但我还是没有和他一起玩过一次。对K哥来说,《王者荣耀》应该是他军旅生涯的组成之一吧。祝他早日实现让中国吊打全世界的梦想。

 

 

结语:

小时候帮我调魂斗罗30条命的大哥哥孩子都有一岁了;玩拳皇教我搓技能的同学现在考上了公务员;DNF带我刷图,一直给我吹嘘喷火器NB的好朋友,如今在老家卖二手车;你可能是工人、农民、军人、学生,或者公务员,但是当我们拿起手机,打开《王者荣耀》,我们就都有了一个共同的身份——召唤师。


文章评论1